糖醋夫斯基

弋波太太太太带感啦!!!!!!

PS练习!看了苍山覆霜雪这位太太的文后,刚好存了峰峰的小凡~和洋洋的西装~~~练习中~~

失恋巧克力职人PART4

    在此之前,杨洋预想了很多和他再会的场景。或是在开店的第一天的夕阳时,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披着斜阳的余晖推开了门,左手紧紧攥着公文包的袋子,神色有些疲惫。然后他径直走到展示柜前仔细挑选想要的巧克力,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同自己讲话,但最后还是破功笑了出来。又或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和水磨牛仔裤,头上反戴一顶棒球帽,带着熟悉的猫样笑容牵着一个女孩子一起有说有笑地进来。又或是根本不会来。

    而现在他就在自己面前,独身一人。

    “恭喜啊,巧克力王子。”李易峰率先开口,边说边把那一捧黄百合递给杨洋,“这几天网上全是你的报道,势头挺大的嘛。”

    “没,没。只是幸福作坊这个旗子大。”

    李易峰嘿嘿一笑,说:“再加上你这脸和受法兰西熏陶过的绅士气质,各种娱记小编不注意到你是挺难的。”

    “而且,”李易峰继续说道,“能成为幸福作坊的主厨候选人之一真是很了不起啊!你应该十分喜欢巧克力吧。”

    杨洋点了点头,像是想到什么十分高兴的事情一样,笑着说:“巧克力是能给人带来幸福的食物。我想把幸福带给大家。”

    李易峰一双猫眼眯成了月牙,打趣道:“太多的巧克力会带来脂肪。太多的幸福会掩盖住不幸的预示。”然后一个转身,略微弯腰看向一旁的巧克力玻璃展示柜,接着说:“里面的展品还没放完了。我来得好像不是时候,你现在应该很忙吧。”又对着杨洋露出一个有点调皮的笑容。

“没有没有!”杨洋赶紧摇头,没拿花的左手也跟着比划着,“只有最后一批了。现在正好休息一下。”

    杨洋那副紧张的模样显然逗乐了他,他往杨洋耳朵看,果然又红了。杨洋是怎么在法国活下来的,他想,还是这么容易害羞紧张。而他也难得没有开口调侃杨洋了,专心地看着面前的巧克力。

    看上去就很精致,反而让人舍不得吃。李易峰想。松露巧克力、夹心巧克力……他已经会做那么多巧克力了。他在做巧克力上是有天赋的,在我第一次吃他做的巧克力时就知道。那是一块牛奶巧克力,却比一般的来的润滑些,也更甜些。他所有的巧克力似乎都比同类的其他巧克力甜上一个档次,除了情人节前的那一盒巧克力,我才明显得尝到了苦味,恰到好处的苦味。

    “峰哥,觉得怎么样?”杨洋有些小心地问道。

李易峰直起身子,眼睛又在各色巧克力上扫视一遍,说:“很好。外表上已经可以很好的吸引顾客的注意力了。味道的话,你的巧克力绝对没问题。包装上的话,我刚才看见了你们的袋子,挺甜美的但又不繁复,很适合。”

    “但你可不能懈怠啊。有着幸福作坊候选人这个名号,公众对你的要求肯定很高的。”

    “嗯!”杨洋点头,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脑海里一直是那句你的巧克力绝对没问题。

    李易峰看着杨洋那副藏不住高兴的样子笑容也不得地加大了几分,看了看已经有些染红的阳光,说:“时候也不早了。不能在打扰你了。我就先回去了。再见啊。”

    杨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哦,嗯,峰哥再见!路上小心。”然后就看见李易峰一个耍帅的不回头的挥手,没几步也就走出了店。杨洋在他走后就把花插在二楼窗边的花瓶里,傻笑着看了一会儿,就一副正经脸进了厨房进行剩下的工作。

    等到全部弄完也已经是九点半,胡冰卿本想小跑一会儿去赶公交,但拗不过杨洋和奥利费,就搭他们的车回家了。在路上时,奥利费本着助攻的精神开始向胡冰卿曲线套话,他问:“冰卿姐,刚才那位先生原来是常客吗?看上去你们关系挺熟的啊。”胡冰卿想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说:“你说峰哥啊。峰哥隔三差五就来,整条街都和他挺熟的。而且他和杨洋还是好朋友呢。是吧,杨洋。”

    “啊,是。”杨洋说。

    “诶,你说他隔三差五就来,难不成是想追你啊?”奥利费装出一副八卦的样子,余光看向杨洋,果然杨洋脸都黑了。

    “哈哈哈”胡冰卿笑了起来,“你说什么呢?峰哥每次来都是陪店长聊聊天,搬搬东西。对了,杨洋你这六年几乎没怎么联系店长,店长都想让峰哥叫他爸爸了哈哈哈哈哈。”

    奥利费看向杨洋,对方的脸色果然好看了很多甚至还有灿烂的趋势,开玩笑道:“峰哥叫店长爸爸,杨洋你不会吃醋吧?”

    杨洋低笑了一声。

    胡冰卿看着奥利费说:“杨洋才不会那么小气呢!”

    奥利费吊儿郎当地回答:“那是。他可希望峰哥也叫店长爸爸呢!”胡冰卿思考了一会儿,正经地说:“我觉得让峰哥改口的方法是让峰哥当店长的干儿子。”

    奥利费和杨洋面面相觑,随后爆出一阵狂笑,奥利费边笑边说:“那不是叫干爹吗?怎么不让峰哥直接当店长的儿媳,那叫爸爸才是名正言顺。”

    胡冰卿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口说道:“也是。可我觉得峰哥的性格当儿媳可能不肯,估计得说当女婿才行。”

    你倒是想得周到,奥利费看着女孩子认真思考的样子无力地想到,但还好没问男人怎么当媳妇,脑回路奇怪看样子也不是件坏事。


失恋巧克力职人PART3

    李易峰站在Portrait de chocolat门口,怀里是一捧黄百合。他已经在店门口站了几分钟却还是没做好进去的心理准备。本来他的设想是过来看看杨洋过得怎么样,时间过去这么久,他估摸着杨洋也该放下了,自己作为前辈先去示好,那么两个人应该可以做回朋友,从此熟悉却又不亲近地一起插科打诨到死去,只要能在杨洋身边就好。他不想再过完全没有杨洋消息的六年。

    在过来的前几天,他就一直在想送什么礼物祝贺杨洋开店,那些个小饰品吧不看看店面怎么装修的就送可能会不太搭,送金钱树那些植物自己又不好拿和巧克力店放一起怎么看怎么怪异,贵重的东西以现在的关系杨洋是肯定不会收的。李易峰最终问问了自己新来的助理姑娘,那姑娘看着李易峰难得紧张的神色不禁失笑说道:“峰哥你怎么紧张成这样啊?上周开会时,张总的突然发难也没见你这样啊。”

    “你别戏弄我了!给你哥说个建议。你看你哥这几天这熊猫样。”李易峰故作伤心模样,逗得小姑娘哈哈大笑,完了还特地给小姑娘指了指自己那并不明显的黑眼圈。

    “峰哥今天竟然没遮瑕?好了好了,多大点事啊,送一束花表达个心意嘛。”

    “那什么花比较合适呢?”

    “黄百合吧。有财富,高贵和快乐的意思。送朋友挺好,还代表友谊长存呢!”小姑娘看了一眼认真思考的李易峰,又接着说:“看峰哥这认真劲,这开店的不会是心上人吧?那可别送黄百合了,直接送999朵红玫瑰,又土又壕,准把人弄得心花怒放!”

    “瞎说什么呢你,玫瑰招你啦?总之这次谢谢你了。一会儿又要开会,你把这些资料准备好,半小时后给我。”李易峰甩甩头,才长长的头发刚刚遮住他发红的耳尖。

    然后现在他就在杨洋的店前,怀里是送给朋友再适合不过的黄百合,身上穿的是一身黑的机车装显得很是帅气又成熟。其实他现在比较喜欢穿棒球外套,戴棒球帽那种看上去更青春的风格,再配上他有些肉肉的脸,就像个刚出大学的稚嫩学生。可今天不能这样穿,他一起床就坚定了这个念头,这种装扮会拉近他和杨洋的距离,他得严格地把距离把控在关系良好的前辈与后辈那里,哪怕是进一步的好朋友可能到时候都会发展到超出他所能掌控的范围的程度,指不定又会重蹈六年前的覆辙。

    李易峰又深吸了一口气,再对着门窗整理了一下特地捞上去的刘海,手放在了门把手上,轻轻一转,门就开了,挂在副窗的懒蛋蛋布丁风铃在响。

    进门后,李易峰又变回了原来的李易峰,自信洒脱,走到大厅时,冲刚从厨房出来的胡冰卿笑笑,猫眼半眯,左手放在脸旁挥,右手随意地搂着花,活脱脱一个潇洒叛逆公子哥,半响才冲愣住的胡冰卿开口:“怎么小胡你不记得你峰哥啦?”

    “怎么会?峰哥你怎么来了?哦!一定是因为电视上那个巧克力王子的报道吧!杨洋快出来,峰哥来看你啦!峰哥你们慢慢聊。”胡冰卿赶紧满脸通红地解释,喊完杨洋一下子就猫进了厨房,心里还诽谤道峰哥你隔三差五来一趟,估计整条街都记得你,但还是第一次看你穿这么拉风,原来就更个小孩子似的,今天还带着花,那荷尔蒙释放的,和刚回来的杨洋一样!

    李易峰完全没想到胡冰卿这么直接就把杨洋喊出来了,而且喊得特别自然,好像自己就是特地来找杨洋的。虽然自己是来找杨洋,但你不能这么明显,直接地将我的意图暴露出来。应该是说着峰哥你怎么来了,接着咱们先聊一会儿,聊聊这变化的店面和近日来频频出现在杂志和网络的巧克力王子,然后我再特帅气地说:“我这不是提前来庆祝的吗?”然后杨洋从厨房走出来,喜极而泣地接过我的花,从此又开始了哥俩好的生活。

    “峰哥,你怎么又在发呆了?”杨洋穿着一身白的糕点师装,从厨房门口走出来,步伐很稳,一点也不急躁,李易峰往杨洋脸上看去,首先看见的是大红色的领巾,很衬他的肤色,眼角带笑,笑容明媚的让李易峰以为这六年他们还是在一起愉快地玩耍,甚至昨天才刚刚一起去打运动。李易峰还痴痴地盯着厨房门口自己脑中的杨洋时,真正的杨洋已经站在他面前,距他2步之遥,同样痴迷的眼神看着他。

    “啧啧啧,这情况和杨洋说得不一样啊。”奥利费摸着下巴偷偷从厨房的透明窗子看过去,又用手拍了拍一脸茫然站在他身边的胡冰卿的肩膀,“冰卿姐刚刚干得漂亮!不这样突击,那位妖精先生才不会露出现在真实的反应。”

    “什么乱七八糟的。别偷懒啦。”,胡冰卿压低声音对奥利费说:“快去调温,我们工作还剩不少呢!”

    “是是是!”奥利费语气上扬,心情颇好地拉着胡冰卿回到厨房里面。我看有戏啊!奥利费高兴地想到。


失恋巧克力职人PART2

    李易峰斜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换着节目,零食在桌子上摆了一堆,整个人懒洋洋地眯着眼睛仿佛随时都会睡着。

    他已经28岁了,却还没有打算结婚的对象。虽说目前有两个具有发展潜力的女生都暗暗向他示意,可他不知怎么就是没那个心思。只要女方稍微示意想和他交往,他就会想起六年前的2月13日晚上7:00,天已经黑了,自己面前是一盒精美的手工巧克力。杨洋细心的在盒子盖背面认认真真地写着各个区域的不同巧克力口味,①焦糖干那许巧克力,朗姆酒渍葡萄干巧克力……全是自己喜欢的口味。杨洋坐在他身侧,眼睛闪闪发亮是藏不住的兴奋。他起初也很期待,却在打开盒子后,觉得口干舌燥,神色也凝重了起来,小心地把盒子盖好,深吸了一口气,说:“对不起,杨洋。②你这份礼物太沉重了,我不能收下。”他不敢直视杨洋的眼睛,只能侧着头稍稍看过去,看见杨洋一下愣住,眼里的火焰渐渐熄灭。他原以为到此为止了,自己正打算说点话缓和气氛,并且重新把两人的关系拉回好朋友,杨洋却腾一下站起来,有些慌张地向他解释:“③峰峰,我不是要给你压力。一个男人亲手做巧克力是不是有点矫情,嘿嘿。”末了还尴尬的笑了笑。“④但我家是蛋糕店,做这个简直是小菜一碟。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杨洋又接着补充了一句,带着僵硬的笑脸,重新坐到他旁边。看得他突然有些心疼。

    但他只是说:“杨洋,我们还是好朋友。”然后默默把盒子重新放到杨洋怀里,起身离开。才走了几步,杨洋就喊住了他,他却不敢回头。

杨洋说:“⑤峰峰,至少带走这个吧。亲手为别人做的东西,自己扔掉终归有些残忍。所以,你来扔掉吧。”他拿过巧克力,落荒而逃。杨洋那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就一直深深印在他的心里,直到今天。

    那天他回到家,就一直冲着那盒巧克力发呆,就像魔障似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才下定决心,打开了盒子,细细品尝那个人专门给他做的巧克力。第一口吃下去,他就有种想流泪的冲动,和以往吃过的巧克力都不同,虽然口味上并比不上那些顶级的巧克力,但……贪嘴的他少见地只吃了一个就把盒子封好放进冰箱,怅然若失地坐在床头。

    而现在我是没精打采地躺在沙发上。李易峰颓废地想。不行,不行,小爷我不能这样下去了,当年因为杨洋第二天情人节直接废了,想去找他才发现电话成了空号,等急急忙忙跑去他家开的甜品店,才知道人做一大早的飞机去法国了。就这样在感情上浑浑噩噩度过了六年。

    李易峰一个打挺端坐在沙发上,甩甩脑袋,别想了,别想了,你已经28了,快到给父母交代的时候了,没有更多的六年了,会遇见适合的女孩的。他这样宽慰自己,却仍然觉得一点用也没有。毕竟当时不是因为不喜欢才拒绝杨洋。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可是从法国幸福作坊学成归来的‘巧克力王子’杨洋……”

    杨洋?李易峰听到熟悉的名字,就马上看向电视机。

    真的是他。游刃有余地和记者谈笑风生,脸上一直挂着和煦的微笑,和原来那种小孩子穿着格子衫和牛仔裤硬装的成熟不同,现在电视机上的杨洋是个真正成熟的男人了,卡其色的风衣,白色的西裤把他休闲又沉稳的气质修饰的恰到好处,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种让人沉醉的心安。

    “嗯,我这次决定回国,是想将幸福作坊的巧克力所传递的幸福分享给我们国人。这样我们不必非要去巴黎,才能感受到巧克力给我们带来的幸福。”

啊啊啊啊啊这低音怎么更加让人承受不住了!

    “希望大家一个月后可以去我的⑥Portrait de chocolat。在那里你一定可以品尝到为你特别定制的幸福。”

    天哪,这么羞耻的话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就那么合适呢? 这张脸好像比原来更加英挺了,果然岁月会让人沉淀不少气质呢!赶紧拿张纸把地址记下来,不用不用直接记手机忘备录不就行了吗?

    诶?杨洋回来了,关我什么事啊?等记完地址,李易峰愣了愣,是啊,关我什么事啊。

    李易峰一下又瘫倒到沙发上,神色满是纠结,最后下定决心一般,咬咬牙拿起手机在日历上10月16日标记上了星号。那是Portrait de chocolat正式开张的前一天。

注:

①中的巧克力其实是纱惠子喜欢的巧克力

②到⑤的句子和言语,都是《失恋巧克力职人》中的原对话。

⑥意思是巧克力肖像,咩咩微博名称不是有个icon吗?是偶像,肖像的意思,我觉得巧克力偶像有点那个啥,就取了肖像这个意思。

最后梗取自《失恋巧克力职人》,但应该会有较大改动,毕竟我只想让他们甜甜蜜蜜在一起,不想走原作的恋爱博弈路线,太虐太难了。

失恋巧克力职人PART1

    门被推开了,挂在门口的风铃叮铃铃地作响。那个风铃是鸡蛋布丁的形状,顶上一层甜腻的焦糖棕色,往下是滑溜溜的鸡蛋黄,下面挂着个懒蛋蛋样子的小铃铛,在通过副窗的阳光照耀下,璨璨生辉。她当时就是这样一眼相中了这个风铃,买回来挂在店门口,兴高采烈地和店长嚷嚷着这个风铃绝对可以让店里的生意好起来,带来好运什么的。店长看那风铃倒也和甜品店相符合,也就默认由她去了,心里多少盼着点这个风铃当真有转运的作用。

    当两个月过去,店里的生意依旧一日不如一日。她正在给一位顾客打包,一位年轻的神色憔悴的上班族要了一份蜂蜜蛋糕。她心里盘算着算上刚刚进门这位顾客,这两天也同共才只有5位客人,抬眼向门口望去,那句欢迎光临却咽在喉咙。那个孩子回来了。在法国独自拼搏的六年,早已让那个孩子蜕变成一个俊朗的绅士,神色淡然自在没有了一点孩子气,扬起了的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啊,帅哥!”上班族小小地惊呼一声,随即用双手捂住了嘴,眼睛却还是直愣愣地瞪大盯着杨洋。杨洋点了点算是示意,目光从上班族身上转到了她身上,她赶紧扯出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点了点头,又埋头红着脸把取出的蜂蜜蛋糕小心地放进盒子里装好,甩了甩头像是要把脸上的热度甩去,才把打包好的蛋糕递给了上班族,声音有些颤抖地说:“您的蛋糕已经装好了。谢谢光临。”上班族也才猛地一回神,慌慌张张地接过来小声说了句谢谢,就埋着头跌跌撞撞地向门口走去,期间还撞到杨洋差点摔,幸亏杨洋扶了她一把,末了还叮嘱了一句小心点,她抬头说了句谢谢,看见了杨洋身后的奥利佛,又嘟囔了句:“竟然是两个帅哥……”话一说完这脸烧得更红了,后面直接是跑出去的。

    她装作淡定地走出收银台,杨洋带着暖暖的笑意仿佛还是六年前那个孩子一般,走到她面前给了她一个拥抱,开口说:“冰卿姐,我回来了!”咚咚咚,她突然觉得自己心跳得很快。

    “欢迎……欢迎回来!”她也终于从心底绽开了笑意,“怎么回来一点消息也没有?走得时候也是一声不说的。”她有些嗔怪道。但杨洋只是笑着不回答,侧着身子把奥利佛拉了过来,说:“冰卿姐,这是奥利费·特鲁耶,和我一起从法国回来的好朋友,要和我一起开店呢。”胡冰卿先伸出了手,奥利费随即握了上去。“你好啊,特鲁耶先生,威路亚?是那个威路亚吗?!”诶,是那个威路亚的继承人吗?胡冰卿突然想到,杨洋还真是认识到不得了的人物了呢!但看样子完全就是亚洲人啊!奥利费似乎是看透了她的想法,轻笑了几声,说:“的确是那个特鲁耶,而我也的的确确是个混血儿啦!冰卿姐你好,以后叫我奥利费就好了。”

    杨洋向厨房张望,却没看见一个人,胡冰卿反应了过来说老板刚出去,说是要打探其他甜品店的情报,估计过会就回来。杨洋点了点头,就和奥利费把行李放在一边,四处打量这个他从小长大的店面。

    店里打扫的很干净,有些年头的木头柜台已经掉了漆,二楼上面散乱地摆着几张桌子,堆满了杂物看样子并没有用来招待客人,倒是浪费了那采光极好的落地窗。店面里是老店特有的安详和宁静的古朴气息,和甜品店一点也不搭调。难怪吸引不到顾客。杨洋想。然后他闭着眼睛重新规划这个店面的样子,二楼一定要利用起来,这样峰峰可以在闲适的午后披着阳光用手慢慢拿起淡绿色的开心果仁巧克力放入嘴中,笑得像猫一样从上面往下看着在收银台的自己,而自己也会回他一个微笑。而这些桌子椅子必须得全部换掉,换成清新优雅的藤编桌椅,不要白色峰峰不会喜欢,原始的浅棕就好。一楼屏风那里的桌椅撤掉换成藤编沙发,再放几个抱枕,这样峰峰就可以舒服的抱着抱枕,慢慢等他把鲜红色的酒渍樱桃巧克力呈上,自己也可以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慢慢张开嘴咬下去,无论是他还是峰峰眼里都满带笑意。他还会给峰峰做橙皮巧克力、高可可巧克力、草莓巧克力,只要是峰峰喜欢的,他都记得,而他也都会做。只有巧克力这一项,他要做到峰峰非自己的巧克力不可。光是想到峰峰结婚后在家里独自悄悄地吃着自己做的巧克力,那满意的神色会带着点寂寞,会想到他,他就热血沸腾了。

    “杨洋?杨洋!回过神来!”奥利费一看杨洋开始傻笑,便知道这位仁兄又走神了,“又在想你那位妖精先生了吗?”

    “奥利费,你说,他会来吗?”杨洋避开了这个问题,有些伤感地问道。

    “会的!会的!”奥利费鼓气似地拍拍他的肩膀,“毕竟这家店是你为他开的啊!”